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章 > 深度文章

评论文章 更多>>

深度文章

特朗普经济外交思想与实践: 重返经济民族 主义

作者:张晓通 Ethan Robertson来源:中文站点日期:2018-04-10浏览:172次

      摘 要: 美国总统唐纳德· 特朗普的经济外交思想和政策深受经济民族主 义影响,一切以美国利益为先美国可能重回保护主义和重商主义的老路特朗 普已经明确表示不会遵从过去 60 年间美国的基本经济政策,排斥世界贸易组织,转向双边贸易协定谈判特朗普对经济民族主义的笃信,对于美国各方面的政策 和现存的自由世界秩序将会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这种政策上的重大转变还会 使得欧洲内部应对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斗争更加艰难

      关键词: 特朗普; 经济外交; 经济民族主义

      在 2016 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一直向外界传递着经济民族主义( economic nationalism) 的信号在总统就职演说中,他明确表示: 从今天起,一切只能以美国为 先。”1这样的态度帮助他赢取了相当一部分美国民众的支持这部分民众对于自由贸易持 怀疑态度,认为正是因为美国过去 60 年倡导经济全球化,才导致今天美国经济处于不利 地位而经济民族主义,就是对二战以来美国所倡导的经济全球化战略的背弃

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

      经济民族主义并不是一种传统的经济理论,它更像是一系列以本民族经济利益为先的 政策措施经济民族主义常常包含传统的重商主义政策,而后者的总体目标就是要增加国 民经济的总量2 这种经济规模上的增长被视为衡量一国国力的手段,也是政策制定者乐 见的终极目标不仅如此,经济民族主义还可能包括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增强本国产业的竞争力这种着重于提高自己国家相对竞争力的观念就意味着,经济民族主义者往 往会质疑全球化和不加节制的自由贸易,他们更希望政府能扩大对经济的干预,提高关 税,保护本土产业,而且强烈反对外来移民1虽然特朗普没有明确表示自己是经济民族 主义者,但是他当选总统之后的政策无疑体现出了上述倾向在竞选过程中,他提出的核 心政策之一就是保证当选后阻止美国的工作岗位外流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者持有这样一 种观点: 美国人的工作都被中国还有墨西哥这些国家的人抢走了,全球化从整体上来说对 于美国是不公平的,且尤其侵害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他不断强 调,美国政府在保护自己劳动者利益上做得不够,宣称如果自己当选就会把中国列为汇 率操纵国,并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 45%的高关税2他对日本也发表了类似言论,表示 日本为保证自己出口产品的利润故意令日元贬值3而且他还对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贸易 十分不满,认为墨西哥利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4

      特朗普的这些想法出自哪里? 经济民族主义将怎样影响他的施政方针? 或许看一看他 身边最亲近的幕僚可能会给我们一些线索举例来说,他选择了史蒂夫·班农( Steve Ban- non) 作为自己竞选团队的执行官竞选成功后,特朗普又将班农提拔为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本人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经济民族主义者,他曾任极右派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 Breitbart News) 的执行主席该网站的主要立场就是支持经济民族主义,反移民,反全 球化5 他提出要放开政府管制,对大公司减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防建设,以及实 施贸易保护主义等等这些议题似乎都对特朗普的经济施政方针有所影响6 班农被外界 认为是特朗普最亲近的幕僚之一,还曾被短暂地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这更表明了 他对于特朗普政府内政外交政策的影响力7

      班农的思想深受尼尔·( Neil Howe) 和威廉·斯特劳斯( William Strauss) 第四转折点( The Fourth Turning) 这本书的影响这本书中提出,历史不是线性地前进或者倒退,但也并非完全混乱无法预测; 我们身处的历史更像是一个四段循环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大 约每 80100 年一个循环中的一段这个循环根据转折点来划分: 第一个转折点在经历危机之后出现,代表这一时期体制强,个体弱,社会有明确的集体前进目标,尽管许多 人会在这样的大流中感到压抑”。举例来说,就像二战以后的美国社会,社会凝聚力很 强,全国上下团结在一致的目标下紧随这样高涨的社会情绪之后,是第二个转折点,豪和斯特劳斯称之为觉醒”。在这个阶段体制受到攻击,人们鼓吹更高的原则和更深层 次的价值观,年轻人的口号是依信仰得自由,而不是靠工作”。人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努 力,重新恢复在第一个转折点上牺牲的个人主义,20 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意识革命是第 二转折点的代表之后的第三转折点被称为纾解,与第一转折点的高潮相对在这一 时期,个人主义的旗帜高高飘扬,体制的力量式微而且在这一阶段会相应收缩———就像20 世纪 20 年代和 20 世纪 90 年代

      班 农 真 正 关 注 的 是 第 四 转 折 点 ——— “ 危 机 , 而 且 这 可 能 影 响 他 对 政 府 的 政 策 和 政 治 的态度在循环的这一阶段,国家面临外部威胁,需要全面重建自己的体制机制有意思 的是,第四转折点的作者认为,在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威胁时,处在第四转折点上的领 导人甚至可能自己伪造出一种危急的情形,目的是为了激发出大众的集体行动———而这样 的集体行动是进行大规模体制变革所必需的过去曾有像美国内战还有第二次世界大战这 样的威胁,两次危机都带来了美国社会制度的广泛变革,甚至改变了其基础结构

      2010 ,班农编剧并导演了一部电影零世代( Generation Zero) ,其中解释了豪特劳斯的理论,还流露出了班农对美国当前局势的看法: 整个国家的形势危如累卵从本 质上来讲,这部电影就是对豪斯特劳斯理论的再现

      整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在强调经济民族主义类似的观点在此后特朗普总统竞选中也经常被提及: 社会的精英阶层已经忘记了本性纯良勤劳虔诚的基督徒们,而这些人才是 美国伟大的原因电影把金融危机归结为精英阶层的过失,全球化支持者是始作俑 者,是他们要求创造所谓相互连结国际化的经济体,却不顾一般百姓的利益; 也是他们 通过贸易协定( 或者按电影所称坏协议) 摧毁了美国的工业”。特朗普本人在描述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以下简称 TPP) 这类贸易协定时,用过 非常相似的词1

      班农可能对新政府的整体施政方针有很大影响,但具体可能影响到中国的,则是另一 位关键人物彼得·纳瓦罗( Peter Navarro) 纳瓦罗是特朗普政府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国家贸易委员会是特朗普就任后新设的机构,旨在设计出一系列特朗普竞选时所承诺的贸 易保护主义政策纳瓦罗曾执导过一部纪录片致命中国( Death by China) ; 同时还是卧虎: 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 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 The Coming China War: Where They Will be Fought and How They Can be Won) 两书的作者2 致命中国的核心前提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并且宣称中国开始用非法的受补贴产品和危险 的出口占领美国市场”。其中将中国的举动视为对美国进行全面贸易战,这是中国共产党利用美国消费者进行的现代化和军备升级,是美国消费者为崭新更强大的中国买了单其中所谓的造成美国工人工作机会锐减的非法武器包括中国自愿牺牲环境,使用廉价 劳工,进行货币操纵,假冒和盗版以及非法的出口补贴像班农和特朗普一样,纳瓦罗在 电影中谴责政治家们所推崇的基于自由贸易政策的不公平贸易,并且认为这些政治家 们深受国际公司和其他支持全球化团体的蛊惑影片传达的信息是,美国即将大祸临头,只有通过对中国的贸易改革才有可能避免灾难的发生而贸易改革就要采用经济民族主 义,包括为美国企业设立保护性的关税政策,重新夺回美国的制造业纳瓦罗并不算是一 个广为人知的中美关系专家他在这一领域的走红始于他开始影响特朗普竞选时的对华政 策并被提名为国家贸易委员会的一把手他对中国并没有多少亲身体验,其他中国事务专 家认为这一点从他的纪录片和书里就能看出来他在自己的纪录片和书里把中国塑造成一 个讽刺漫画中的对象”。而抛开他的经历不谈,纳瓦罗无疑对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有 着巨大影响1

美国的经济外交战略: 二战至今

      对美国政坛来说,经济民族主义并不新鲜事实上,早在二战前,美国的政策就曾受 到过经济民族主义的影响在美国独立战争胜利之后,美国政治家们认为高关税和保护本 土企业对削弱英国影响和加速美国工业化至关重要这种情况贯穿 18 世纪和 19 世纪2这种倾向在 1930 年通过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 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 of 1930) 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为了在大萧条中保护美国制造业不受外来竞争威胁,这项法案提出 了近 900 项进口税当时这一法案遭到了绝大多数现代经济学家的反对,担心这会把美国 经济衰退转变成世界性的经济大萧条而结果也正如这些反对者所预料的,这项法案激起 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报复,纷纷对美国征收报复性的高关税,导致美国之后几年的出口严重 受创尽管多数经济学家们没有把全部责任归咎于这一项经济政策,但是当时的共识是,这一政策的确加剧了整个国家的经济混乱3

      直到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之后,这一趋势才得以扭转罗斯福当时的国务卿科 德尔·赫尔( Cordell Hull) 是自由贸易的坚定支持者为了平复斯姆特霍利关税法造 成的伤害,他开始着手同其他国家协商签订自由贸易协定,降低美国和签约国之间的关 税在二战同盟国取得胜利之后,当时的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增强经济一体化有助于重建战后经济,美国也积极推动关贸总协定( the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 的签在之后的几十年中,成员国之间多次会面,协商进行更大规模的关税削减关税壁垒 的降低和经济一体化的增强也是当时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认为,经济联系和军事联盟能够帮助对抗苏联和中国的经济封闭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偏好类似关贸总协定的全球性协议,而不是小圈子内部的国家间贸易协定不过这种情况到 20 世纪 80 年代初开始发生变化当时美国企图发起新一轮的 关贸总协定谈判,但归于失败与此同时,加拿大提出愿意同美国建立双边开放的贸易关 系1988 ,美加两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达成,之后很快就发展为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 在 1993 年达成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是在克林顿政府刚刚完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际,国内就逐渐响起了反对的声音,认为美国支持全球化的战略有问题反对派认为,自由贸易协定是在摧毁美国中产阶级的根基,让他们不得不跟廉价的外国劳动力竞争,这 不公平,而且这些协定重视经济收益却罔顾劳动者的利益虽然有反对的声音,但是自由 贸易的洪流仍势不可当1994 ,美国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选择支持世贸组织的建立,而这样的组织正是经济民族主义的死敌; 世贸组织作为一个国际组织,要想实现积极的成 员间合作,在谈到贸易政策时,不可避免地需要各国牺牲一部分主权在总统乔治·W·布什任内,他同约旦智利新加坡摩洛哥澳大利亚中美洲及多米尼加共和国巴 林阿曼秘鲁哥伦比亚巴拿马和韩国等完成了双边贸易协定谈判或签署生效在奥 巴马的第二届任期中,他着手推动 TPP 的建立这是一项广泛的多国参与的贸易协定

      然而在 2016 年的总统竞选中,美国国内的风气一下变为反对此类贸易协议民主党 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 Bernie Sanders) 之所以能从开始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就是因为他 表达了孤立主义反自由贸易的政见,迫使中立派的希拉里·克林顿不得不接受他的部分 政见,以便将他的支持者拉拢进自己的阵营同样,特朗普一贯反对现存贸易协定的观点 也让其他更保守的共和党候选人不得不听从他的政见1

      经历了六十多年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耳厮鬓磨之后,美国公众和政坛的舆论之风又 一次倒向了经济民族主义的方向特朗普代表的是多数反对自由贸易者的声音,而他自己 也一直都是全球化进程的反对分子他更倾向于民族主义特朗普曾表示,其他国家正积 极地破坏自由贸易的规则,用操纵货币之类的方法非法牟利,他把美国的决策者描述成被 精明的外国竞争者无情愚弄的傻瓜形象

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实践

      经济民族主义是特朗普政府的指导方针,而且必定会成为其经济战略的支柱特朗普 和他的幕僚们所推行的新的政策导向就是: 一切以美国利益为先特朗普一直认为,美国 政治家们疏于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不管是在国内事务还是外交事务中,都做得不够由 此来看,特朗普未来的政策走向极有可能发展为保护主义,放弃多边贸易协定,不再以国 际经济组织为重心,而这些曾经是美国对外经济战略的标志

      在选战中,特朗普提出要实施贸易政策改革特朗普承诺当选之后,会采取一系列贸 易措施,尤其要改革对待墨西哥和中国的贸易方针他常说,自己入主白宫的第一天,会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一点他现在尚未兑现1 特朗普还承诺会立即要求同加拿 大和墨西哥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磋商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 Justin Trudeau) 就此发出信号,表示愿意就此同特朗普政府对话,墨西哥政府也表达了类似的立 场2 而要发起对话,三方必须提前 90 天向本国的立法机关提交申请3 2017 年初,美国 贸易代表办公室已经开始拟定相关草案,尤其是由总统递交给国会的方案但是方案的内 容跟特朗普在选战时发出的豪言壮语不同,而是遵循了更为冷静和传统的谈判方式举例 来说,特朗普曾经威胁说,如果在重新谈判时墨西哥不服从美国的要求,美国很可能会退 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这一表态最后并未出现在正式提交给国会的方案中尽管如 此,方案的整体基调还是传递出了经济民族主义的信号其中列出的目标包括在税收问 题上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这一点可能指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产品的征税问题特朗普 在竞选时曾表示,他打算把从墨西哥进口的某部分商品的关税提高到35%4 提案中的另 一部分提出,美国谈判代表将致力于改变投资者与政府之间的争端解决机制这个机制是 为了解决政府和跨国公司之间的纠纷,有些人认为这种争端解决机制侵犯了美国的国家主 权,国际机构可能会越过一国主权行事,而这一点为经济民族主义者所不容最后,提案 中还有一个条款是关于原产地规则”。这项规定要求,明确控制一个产品的原材料构成 中,来自北美以外的原料占比在多少以下,才可以按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低关税进 行销售这样的改变可能要求产品的大部分原材料要取自北美洲5 除了方案本身审慎的 基调之外,我们有理由相信,特朗普本身的态度将会从根本上影响美国的政策走向过去 一直被特朗普严词谴责的贸易协定并不只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他对跨太平洋伙伴关 系协定( TPP) 也抱以同样的批判态度上任的第一周,他就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宣布美 国退出这项多边贸易协定而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一种信号: 不仅是单单退出这一项协 议,而是表示他将抛弃美国过去数十年来的贸易政策导向

      显然,特朗普政府将会走一条更符合经济民族主义理念的贸易路线虽然这具体代表 什么还有待观察,但是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些即将发生变化的趋势,比如未来再进行像TPP 这样大规模多边贸易谈判的可能性会大幅降低,相反,特朗普对双边贸易谈判表现出 了更浓厚的兴趣在正式宣布美国退出 TPP 之后,特朗普宣称自己正在为保护和捍卫美 国工人利益开启一对一贸易协定的新道路,相信我吧,我们会拿下很多贸易合约的”。在美国,特朗普以商人和谈判者的身份成名,他最出名的著作题为交易的艺术( The Art of the Deal) 1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正是因为特朗普这样的身份,选民才愿意相信他改革 现有贸易协定的承诺当空调设备供应商 Carrier 宣布要将 2100 个工作岗位从印第安纳州 转移到墨西哥时,特朗普承诺会把岗位留在美国最后,特朗普吹嘘说自己拦住了 1100个工作岗位免于外流这种一对一的协商可能会成为特朗普经济外交谈判的主要特质2史蒂夫·班农已经表示政府会致力于签署令人惊讶的革新的双边贸易协议3 用双边 贸易谈判取代多边贸易谈判有一些天然的好处,尤其是对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而言,优势 更明显美国作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市场之一,可以用自身强大的经济实力碾压众多小国 家,诱导对方建立起对美国更有利的贸易关系在上届政府努力的基础上,现在美国已经 有了跟 TPP 相关国家进行双边谈判的基本蓝图这样,美国再跟日本这类重要贸易伙伴 协商时就会容易很多不过特朗普明确表示,自己希望把平衡 400 亿美元贸易逆差的重任 放在汽车和汽车配件行业上,而这些行业正是日本倚重且投入巨大的优势产业如果特朗 普决意如此,那么可能跟日本的交易将没那么容易在多边贸易中,小国可以结成投票联 盟来对抗美国的影响力,但在双边谈判中,这种优势将不复存在这种情况可能不会影响 到其他世界大国,但似乎特朗普打算利用美国市场的巨大吸引力,或者更有可能用关税来 要挟其他人坐到谈判桌前关税以及关税威胁一直都是特朗普竞选时重点强调的内容除 了上面提到要对中国和墨西哥进行关税制裁之外,他还威胁说要对德国的汽车制造业加 税,因为它们把自己的汽车制造工厂设在墨西哥,这样就可以免税卖到美国4

      然而,经济战并不限于对外国公司特朗普还曾公开谴责苹果福特甚至还有纳贝斯 克这样的零食企业为了避税把自己的生产工厂设在海外5 对此他提出的一种解决方案是 重新调整对这些公司的征税方式,改变美国现有的对公司盈利征税的方式重新调整征税 方式之后,从海外进口的支出就不能再从公司成本中扣除,而出口也不能算作收益这样 的征税方式对进口征税,给出口补贴,能够有效保护美国的本土产业同时也让企业不必 再为避税而把生产基地外移,而政府每年会多出 10000 亿美元的额外收益这种既增加了 收入又保护了本国产业的方式显然非常符合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方针6

      除了国家政策的保护主义导向之外,采取经济民族主义的战略同样会改变美国对待世贸组织和联合国这类国际组织的态度美国新政府表示,2017 年的贸易政策议程中,会采取更为激烈的方式让其他国家为美国的产业打开一条公平互利的市场通道”。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对于在特朗普看来违反了公平贸易原则的国家,美国有可能会单 方面加税这一机制来自美国 1974 年贸易法案的第 201 条和第 301 根据第 201 ,总统有权提高关税以保护美国的产业者免受进口浪潮的冲击,但是受到影响的企业必须要 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证明自己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历史上曾有案例,20 世纪 80 年 代,应哈雷摩托的要求,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曾对日本的摩托车施以 45%的高关税惩 罚1 第二种,也是更有可能的一种,是来自法案的第 301 它允许政府可以对那些进 行不公平贸易竞争的国家征收关税,这一政策主要用在关贸总协定签署之前与第201 条不同,动用这一条法规的条件并不明确自从美国 1995 年加入世贸组织之后,这 条法规就基本上没有再用过如果世贸组织裁令美国可以报复贸易对手,那么这条法规可 以作为备选方案被启用不过考虑到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他们可能会不经世贸组织允许就 使用这条法规当然,美国若是采取这种单边的加税行动,就可能招致对方用同样的方式 予以还击2002 ,美国试图违背世贸组织的规则,对钢铁产品进口征收 30%的关税,结果遭到其他国家的报复,反而多交了 22 亿美元的关税,最后不得不放弃2

      除了未来可能出现的单方面提高关税的举措外,我们还能从上文中解读出一个更重要 的信息白宫在给出的议程先是简单回顾了美国参与创造世贸组织的历史,然后概述了该 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该议程指出: 鉴于这些历史情况,有必要重申,美国人民并不会 直 接 臣 服 于 世 贸 组 织 的 决 议 ——— 这 一 点 国 会 已 经 说 的 很 清 楚 了 。”其 中 反 复 强 调 , 世 贸 组 织的裁决并非必须遵守,也没有天然的法律效力,其裁决并不会自动影响美国的法律或者 商业实践更重要的,特朗普政府将会遵循这些重要的保护措施,运用美国法律,积极 地在贸易政策的相关事务中捍卫美国的主权”。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如果在处理贸易 纠纷时,世贸组织的规则与美国利益相冲突,那么美国并不一定会遵从世贸组织的处置这是向世贸组织发出的警告它的权力源于成员国的参与和对其裁决的接受如果它此前 最强有力的支持者美国决定开始无视它的决议,那么世贸组织在其他贸易纠纷中的影响力 就会极大受损3

      观察经济民族主义,还可以聚焦于美国政府每年 3 月提交的财政预算白宫的财政预 算需要提交给国会批准,这是一个很好的风向标,由此可以推断美国政府本年度考虑的优 先事项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的预算方案意味深长它回应了史蒂夫·班农提出的目 标,要求大幅度削减对美国环境保护署的资金投入在经济民族主义者看来,正是这种组 织提出的各种繁琐的监管方式拖累了经济的发展为了增加军费开支,预算提案还要求裁22%的国务院经费和 40%花在国际机构身上的经费这就意味着要扣除一大部分美国 在联合国及相关组织( 例如美国国际开发署 USAID) 上的花销在总统竞选时,特朗普承 诺不会再给那些仇恨我们的国家送钱,似乎指的是那些通过美国国际开发署美国千年挑战公司( 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 以及和平军团( the Peace Corps) 等组织获得资金援助的国家美国大批军事和文职领导人站出来反对这项决议,认为发展援助并不只 是慈善活动,它对于国家安全也是很有必要的1 这种对外援助一直都是美国外交政策的 一部分,而特朗普提出的预算方案表现出与这一传统相违背的重大转向即便最后没能完 全付诸实施,但至少在思想上体现出了鲜明的特朗普经济民族主义理念

美国重返经济民族主义的潜在政治后果

      美国重返经济民族主义可能造成的潜在政治影响巨大,会波及全球各个地区美国对 国际事务兴趣的锐减以及转向专注国内事务,可能会影响到现存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此 前美国一直是战后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缔造者和领导者,而现在却要逐步抛弃这一切,这 对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发展来说势必产生重大影响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现 在选择转向经济民族主义,背弃全球化的举动,其意义不可谓不大最重要的是,这样的 政策转向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的政策选择欧洲政治家将特朗普的胜利视为美国对反全球化 政策的确认如果特朗普执意贯彻落实自己的保护主义政策,那么受到威胁的其他国家可 能选择回击,或者干脆仿效特朗普的做法这其中包括特朗普政府对待世贸组织和联合国 的方式美国的决定可能会广泛地影响到其他国家如何对待这些国际机构美国决定背弃 全球化,不再支持战后自由世界秩序这些决定可能会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一连串的效应历史已经表明,全球化并非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当美国开始怀疑其原则和机构,时间一 长就可能导致民族主义的滋长和全球化的败退而特朗普无法预测的政策走向,只会让这 样的形势恶化2

      特朗普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以下简称北约) 也存有类似的态度2016 年总统竞选 期间,特朗普称北约这样的联盟已经过时,并不断强调欧洲成员国并没有承担自己应 尽的职责3 特朗普政府还建议重新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而俄罗斯于 2008 年和 2014 年 分别出兵格鲁吉亚和克里米亚已使欧洲局势十分紧张如果美国在对北约的态度上继续摇 摆不定,可能会有以下几种后果: 第一种也是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美国对北约的政策没有重 大改变尽管特朗普曾经发表过批评言论,但是从驻联合国大使到国防部长的美国高级官 员都表示美国会继续支持北约第二种可能是,出现一个或者多个国家( 最有可能是德 国) 站出来填补特朗普撤走之后留下的空缺这要求欧洲各国表现出高度的凝聚力和合作精神,但不太可能出现,因为现在大多数欧洲国家都面临着本国民粹派或者民族主义运动 的不断高涨再加上英国已经决定脱欧,欧洲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占据有利地位如果 要填补美国撤出造成的安全缺口,欧洲必须想设法取代美国投入的军费开支,从而可能放 弃坚持了数十年的反对核扩散原则,转而寻求依赖核武器的威慑力以应对俄罗斯的不断挑 战第三种可能,也是不太可能的一种结果是,俄罗斯进入欧洲,取代美国留下的真空中欧和东欧各国以及波罗的海沿岸诸国,可能因为美国在保护它们不受俄罗斯侵犯这件事 上摇摆不定,转而选择臣服于俄罗斯的控制还有一种可能是,西欧各国选择与俄罗斯和 解,对普京试图重建苏联来应对西欧一体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最近在德法还有其 他欧洲国家中的极右派和支持俄罗斯派的政党争权成功,并取代现有执政党,那么上述情 形的确有可能发生

      特朗普所称占美国便宜的盟友不单单指欧洲他对日本和韩国也发表过类似言论,认为它们搭了美国国防开支的便车特朗普秉持这一观点已经超过 30 尽管他的一些 政见在过去的 30 年中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美国一直在被自己的盟友占便宜这一观点 却从未改变据称,1987 年特朗普花费 94801 美元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波 士顿环球报上刊登整版广告,劝告美国不要再花巨资保护其他国家的利益其中质疑美 国花费几十亿美元去保护波斯湾,一个对美国自身的石油供应影响微乎其微的地区,但 却是日本等国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广告中宣称,这就是帮日本节省了本该由其来负担的 数十亿美元的花销,而日本趁机实现了巨大的贸易顺差,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一1988 年采访中,他再次强调了这样的观点,并表示,除了浪费大量军费用来保护日本这 些国家,我们还让它们进入我们的市场,肆意倾销货物,这不叫自由贸易”。这些言论 和他 30 年后赢得了总统选举之后的措辞几乎一模一样1

结 论

      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代表了美国人思维和风气上的重大转变在过去的 60 年间,美国一直是自由世界秩序的领导者,是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火炬手然而今天,美国却决 定走一条内向的经济治国之路我们无法预知这会不会催生出一个 21 世纪版的斯穆特霍利法案,也许这样的前景不太可能出现尽管特朗普是一名坚定的经济民族主义者,但 他也是一个商人,持有国际股份且明白国际市场之间的联系不仅如此,对于每一个特朗 普带进白宫的班农和纳瓦罗来说,已经有一整套完整的官僚制度和其他世界领袖等待着他 们,阻止他们做出极端的决策这套现存的体系已经被设定好了参数,会朝着推动全球化 的方向不断前进,就像一块从山顶滚落的巨石,要想把它再推回去,费的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特朗普可能会发现,美国的官僚体制将成为他经济民族主义进程的一个巨大阻力。 

*本文发表于《边界与海洋研究》2017年第二卷第四期,经作者本人授权发布于本网站

 


 


 

 

 

 

 


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及其子站所有。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中心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 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