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章 > 政策建议

评论文章 更多>>

政策建议

中国在对外战略中应改进自身权力资源的运用

作者:匿名来源:万汇资源科技日期:2014-11-07浏览:124次

一、重新认识国际关系中的“权力”

 从 “资源”的维度出发,笔者认为,权力作为一种资源,它可分为物质性和非物质性两类。物质性权力包括军事、经济力量;非物质性的权力包括外交、制度、文化。 从“运用”的维度出发,笔者将权力资源的运用方式分为强制和吸引两大类。强制性的方式包括制裁和敌对。在这里,制裁旨在通过剥夺其他国际行为体的部分物质 与非物质利益来迫使对方接受自己的立场;敌对则试图剥夺对方全部的利益,推翻妨碍本国利益和政策目标实现的他国政府。另外,我们也可将威慑视为最低程度的 强制方式,它以制裁或敌对的威胁使用来迫使其他国际行为体不做不利于本方的事情。吸引性的方式包括互惠和予惠。其中,互惠是指一国与其他国际行为体发展出 互利的合作关系。由于互利关系的存在,如对称性相互依赖的形成,互惠当事方由于共同利益的吸引而趋向维护相互间的合作关系,并对另一方损害本方利益的行为 具有一定的制约能力。在予惠的情形下,一国由于给对方带来了额外的利益(如提供各种援助),形成了他方对本国在安全与经济方面的依赖。具有国际吸引力的外 交、制度和文化能对其他国际行为体的意图和行为产生塑造性的影响。

图1 权力的分类

1将权力的资源放在横轴上,将权力的运用方式放在纵轴上,它的四个象限可以代表四种不同的权力模式。从右上象限开始,逆时针方向分别为软性软权力、软性硬权力、硬性硬权力、硬性软权力。

其一,软性软权力。我们把坐标系中右上象限的权力称作软性软权力,或“软实力的软使用”,这也是人们一般所理解的软权力。这一类权力的特点是,它一般使用非 物质性资源、运用吸引性的方式来发挥影响。在互惠的层面,在文化交流中以文化为媒介,通过交流来促进相互理解,实现本国与他国的沟通。而在予惠的层面,权 力的实施方一般会单方面给予对方好处,以来达到其更高层次的吸引力(如提供外交支持、培育主流制度和主流文化等)。

其二,软性硬权力。我们把坐标系中左上象限的权力称作软性硬权力,或“硬实力的软使用”。这一类权力的特点是,它一般使用物质性的资源,运用吸引性的方式发挥影 响。硬实力不只产生强制力,它也可以产生吸引力,例如经济援助、军事援助、经贸合作、军工合作等。军事和经济力量只是权力的物质来源,并不必然产生强制性 或吸引性的作用。“经济实力既可以转化为硬权力也可以转化为软权力,既可以用制裁来强制他国,也可以用财富来使他国软化”。[1]同 样,在灾难救援和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强大的军事行动能力也可以提升一国的国际形象。硬实力的软使用已被中国学者所关注。随着全球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发 展,硬实力的作用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其中之一就是硬实力由硬使用转向软使用。作为权力运用的大局规划和策略,硬、软实力的正朝着软使用方向发展是一种合 乎时代潮流的方式。[2]

其三,硬性硬权力。我们把坐标系中左下象限的权力称作硬性硬权力,或“硬实力的硬使用”。这种权力的特点是,它一般使用物质性资源,并且运用强制性的方式施加影响。这其中包括了战争(暴力的最高形式)和全面经济战,也包括了低烈度的军事制裁、有限经济制裁等形式。

其四,硬性软权力。 我们把坐标系中右下象限的权力称作硬性软权力,或“软实力的硬使用”。这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权力使用方式,它一般使用非物质性、软性的资源,通过强制性的方 式来发挥影响。外交强制表现为外交制裁、外交围堵等。制度强制包括推动政权更迭,如通过扶植反对派来瓦解现有政权的颜色革命。文化强制表现为宣传战,通过 “抹黑”或“妖魔化”一个国际行为体来达到破坏其国内政治和国际合法性的目标。

 

二、中国应优先发挥“软性经济硬权力”

中国外交的权力战略主要依靠经济硬权力资源和各种软权力资源(尤其是外交政策)的吸引性运用;其对外防御强于向外塑造。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进一步提升,国家 利益在全球范围的扩展以及在国际事务中的介入日益深入,中国有必要在各方面改进中国的权力战略,首先就是要优先发挥软性经济硬权力。具体而言,中国应更为 有效地发挥中国迅速扩大的市场、对外投资和援助的吸引力。

日益扩大的中国市场已经为世界的主要原材料、农产品、高端制成品出口国提供了巨大的新兴市场,为有关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利益,促使这些国家在经济上形成对中国日益上升的依赖程度,并且推动这些国家在政治上谋求和中国发展合作关系。

近年来,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也在高速发展。在对外直接投资方面,201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已达688亿美元,居世界第5位;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已达3 172亿美元,居全球第17位;中国在世界178个国家(地区)拥有1.3万家境外企业。随着中国人均GDP超过4 750美元,中国对外投资即将进入大规模拓展周期。[3]在对外间接投资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00年的1 655.7亿美元上升至2011年年底的31 811.5亿美元,牢牢占据了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的地位。[4]投资在美国和欧盟国债的中国外汇储备资产虽然蒙受着美欧宽松货币政策所带来的贬值风险,但也让这些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形成了对中国的金融依赖,对这些国家的对华政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力。

在未来时期,中国将会继续扩大对外援助规模,但需要科学地调整对外援助国别布局,将援助重点向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倾斜;完善援助项目结构,增加受 援国急需、当地人欢迎、受惠面广的医院、学校、生活供水等民生项目以及有利于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的太阳能、沼气、小水电等清洁能源项目;积极推进援外 方式创新,实现成套项目等“硬援助”与人力资源开发等“软援助”协调发展。[5]

三、中国要逐步扩大自身权力资源的对外塑造功能

    第一,重点提升软性软权力。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实践以及国际社会对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预实践表明,中国主张的互不干涉内政原则以及和平解决国际 争端的原则正在遭遇重要的挑战,中国外交需要与时俱进,在继承外交传统的同时发展出有新意的外交思想,从而继续占据外交的道义制高点和话语主导权,维护和 加强中国外交的软性软权力。 

根据斯科尔科沃-安永研究所(Skolkovo-E&Y Institute)推出的2010年各国软实力排名榜,美国以87分高居软实力榜首,法国以及德国则紧随其后。而中国则以30.7分排在软实力榜的第8位,与美国仍有相当大的差距。与其他新兴国家不同的是,中国的软实力主要得益于中国跨国公司的发展与受瞩目度,不断发展的旅游业以及大学的迅速扩张与排名的提升。而在其他的指标方面,如吸收移民、传媒出口、明星影响力、政治自由、法制、二氧化碳气体的排放等方面,排名则较低。[6]为此,中国应针对性强化有关的弱项,在未来几年中积极加强文化软权力的建设。

第二,逐步拓展软性军事硬权力。2012年,中国国防支出预算为6 503亿元,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年度国防预算超过1 000亿美元的国家。在国家财力的支持下,中国应致力于发展相应的军事硬实力资源,特别是远程力量投放能力,强化国际维和和人道救援能力,提升国际军工合作水平,增加军事对外援助。

第三,适度发展硬性硬权力和硬性软权力。考虑到当前世界强权政治依然盛行,一些国家对中国采取了强化防范和制衡的态势,这也迫使中国有必要适度发展权力资源 的强制性运用能力,对强权政治和制衡行为进行有效的反制。这涉及发展有效的军事威慑、经济与外交反制、制度制衡与舆论反击能力。

第四,对外防御,抵御外部世界对中国内部事务的干涉企图,保证中国实现进一步发展的稳定外部环境,这仍然是中国权力战略的主要任务。与此同时,随着中国 国力的增强,国际社会对中国承担更大国际责任的期待以及中国利益的全球性扩展,中国的权力战略也要服务于促进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推动建设更加公正和合理的 国际秩序的对外塑造功能。

 

 

[1] 约瑟夫·奈:《软权力再思索》,载《国外社会科学》,2006年第4期,第90页。

[2] 高兰、俞正樑:《实力战略的变革:硬战略抑或软战略?》,载《现代国际关系》,2008年第12期,第2页。

[3] 姜建清:《中国对外投资将进入大规模拓展的周期》,载《中国经济导报》,20111231日。

[4] 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历年外汇储备》,http://www.safe.gov.cn/model_safe/index.html

[5] 陈德铭:《努力开创援外工作新局面——深入贯彻落实全国援外工作会议精神》,载《求是2010 19,第44页。

[6] Peter Johansson, Seung Ho Park and William, “ the rising soft power of the emerging world, ” FT.com, December 19, 2011.

http://blogs.ft.com/beyond-brics/2011/12/19/guest-post-soft-power-in-the-emerging-world/#axzz1qH7ZK1TF

 

 

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及其子站所有。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中心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 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