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章 > 时事评论 > 国别区域 > 欧洲

评论文章 更多>>

欧洲

专访武汉大学申红果教授:如何看待英国的务实主义外交?

作者:匿名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日期:2015-12-24浏览:154次


【人物简介】申红果:武汉大学政治和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1995年至2002年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获历史学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2002年至2005年就读于南京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博士学位。2005年进入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任教,主要承担当代中国外交、当代英国外交以及其他部分课程的教学工作。目前研究兴趣和主要方向是英国外交、二十世纪大国关系,著有《英国与欧安会的起源1968-1975》(南京大学“经济全球化与国际关系”创新基地子项目、国家十一五重点规划图书),在《世界历史》、《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国际关系评论》、《历史教学》(高校版)等刊物发表十余篇学术论文,承担“缓和时期英国对苏联政策研究”等课题的研究工作。


2015年10月19日至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英国,受到了英国王室及政府的超高规格礼遇。这次访英,双方达成了59项协议和共识,可谓成果丰硕。适逢我校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申红果副教授作为访问学者从英国访学归来,就务实主义的英国外交,申红果副教授给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


[以下为具体访谈内容]:


问:先谈谈您对英国的感受吧,您在英国访学之前一直是研究英国外交的,经过一年的访学,英国给您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答:坦率地说,通过一年的访学,英国给我的感受很多,最深刻的印象也有很多。首先,我想说,英国的政治透明度很高,即使在民主国家里,它的透明度也算是很高的。英国议会辩论等都由BBC全程直播并保持11个月,民众可以自由观看,所有议员的发言一览无余。这种透明度得益于英国的信息公开立法。其次,英国的社会显得比较有序,每个人的安全感相对较强,因此大多数人常常面带微笑。这得益于英国比较完善的立法。当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再次,英国并不是天堂。虽然它是一个发达国家,社会保障等制度比较完善,可是英国的经济发展比较缓慢,这意味着就业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你没有技能、没有真本领,在英国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或者过体面的生活。其他方面的深刻印象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问:我们注意到,您的第一部著作是在您的博士论文基础上修改并出版的,题目是《英国与欧安会的起源1968-1975》。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这样一个主题呢?


答:选择这个主题要感谢我的老师洪邮生教授。当时我正在准备博士论文的选题,领域确定为英国外交,但是具体做什么问题则没有确定。这时,洪老师提醒我有一套《英国外海政策文件集》(Documents on British Policy Overseas),其中有一卷集中了英国政府关于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的外交档案,而英国与欧安会的问题当时国内基本没有人做过。于是,我就以“英国与欧安会的起源”为题,试图在这个方面有所突破。

(图为申红果教授在大英图书馆前留影)


问:我们注意到,英国外交中的实用主义或者务实主义十分突出,那么除此以外,英国外交还有哪些比较突出的特点呢?您如何看待意识形态因素在英国外交中的角色呢?随着英国经济状况的好转,实用主义还会继续是英国外交的主要考虑吗?这能否解释英国推动中英开启“黄金十年”的新动向?


答:英国是一个岛国,拥有特殊的地理位置,因此它的外交显示出自己的特色。其中有几个特点比较突出:一个是讲求均势,另一个是务实主义或实用主义。历史上,英国外交还曾经历过孤立主义。

意识形态因素在二战后的英国外交中曾经发挥了比较重要的作用,比如丘吉尔和撒切尔夫人都是非常厌恶共产主义的首相,因此冷战时期英国与苏联之间的关系常常比较僵硬。当苏联出现改革并表现出倾向于西方的时候,撒切尔夫人及时调整了对苏联的政策,意识形态因素的地位显得下降了。

实用主义毫无疑问会继续是英国外交的突出特征之一,这是由英国自身的实力决定的。英国是一个中等大国,想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重大作用、扮演重要角色,就必须借助美国或者其他力量。中英“黄金十年”的发展趋势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它为两国经济合作提供了主要动力,而这又与英国国内发展并行不悖。



问:美国东部时间2015年11月26日晚,美国拉森驱逐舰及P-8A侦察机前往南沙群岛,进入南海中国人工岛周边12海里内,并在美济礁附近水域展开巡逻,引发中方强烈抗议。中美在南海问题上陷入紧张对峙状态。作为美国的亲密盟友,英国最近频频向中国示好,希望增进中英关系。英国能够对缓和中美紧张关系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答:南海问题是中国与东南亚相关国家之间的问题,本质上不是中美之间的问题。但是美国借口自由航行以及通过它的“重返亚太”战略强行介入南海问题,从而使这一问题复杂化。美国侦察机飞入中国领海无疑是对中国的挑衅,更是对中国实力和决心的考验。

英国是美国的特殊盟国,曾经在美国对外政策方面发挥了比较重要的影响。不过,美国以中国为目标的“重返亚太”战略不会受英国的影响,因为英国不是亚太国家,而且距离中国遥远。美国也未必会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接受英国方面的意见。中英关系应该主要从中欧关系的角度来看待。不过,2015年11月25日,根据报道,英国已经就南海仲裁庭正式提出“中立观察员”身份的申请。英国外交部的解释说,英国在这起案件中不涉及直接领土利益,这一外交举动是针对国际海事事务的例行调停。我认为,英国的举动似乎是要表明它希望在南海问题上发挥作用。我希望英国能扮演一个真正中立客观的角色,以推动南海问题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问:卡梅伦承诺,一旦2015年竞选获胜,就将在2017年就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投,这是否意味着英国国内疑欧主义情绪的加重?卡梅伦的施政纲领中提到英国需要推动欧盟改革以最大程度维护英国利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博弈呢?工党党魁科尔宾日前为《金融时报》撰文称“英国应该留在欧盟”,您如何看待这个立场?


答:疑欧主义广泛存在于英国保守党、工党以及其他政党内,也普遍存在于英国民众心中。当年英国加入欧洲一体化是一个战略选择,英国始终是欧洲一体化中半心半意的伙伴。英国没有加入《申根协定》,也没有加入欧元区,还拥有欧盟司法和社会政策方面的“例外权”,在外交上则时而与美国更靠近,因此甚至可以说英国已经半脱离欧盟了。不过也应该注意到,疑欧主义的长期存在并没有使英国彻底脱离欧洲一体化。这说明,尽管疑欧主义在英国政党和民众中普遍存在,但是对脱欧与否的思考则比较复杂,也容易受时局的影响,比如近期的欧洲难民潮问题。此外,不同行业的民众对是否离开欧盟的看法也差异较大,这也是观察这一问题需要留意的。卡梅伦政府试图举行公投最主要的目的是扩大英国在欧盟内所获得的实际利益。如果把这看做一场博弈的话,那么可以说现在只是英国与欧盟之间长期博弈的一个阶段。

自公投问题提出以来,工党的基本立场就是英国应该留在欧盟内,所以新任党魁科尔宾的表态延续了工党的一贯立场。英国是否会继续留在欧盟显然不是我们这些外人所能决定的,而是取决于英国民众。我认为判断公投结果需要注意这样几个主要情况:一是卡梅伦首相的观点并不代表英国保守党全党的观点。保守党内有相当一部分党员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因此真正公投的时候这部分人一定会努力说服民众。第二,卡梅伦始终把公投问题与欧盟改革挂钩,也就是说,只要欧盟改革到位、能够让英国获得更多的利益,那么我认为连卡梅伦自己也会赞成英国继续留在欧盟的。第三,卡梅伦政府必须认真评估脱离欧盟的后果。从经济角度看,英国与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经济联系将会受到重挫,这使得原本发展缓慢的英国经济面临更严峻的前景。从国际政治角度看,脱离欧盟将会使英国失去一个能有效发挥作用的舞台,损害英国的国际地位。从欧洲一体化的角度看,英国脱离欧盟将会比希腊脱离欧元区问题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会导致欧洲一体化的彻底逆转,深刻改变欧洲的前景。所以,英国极可能会留在欧盟内,同时继续扮演“特殊伙伴”的角色。



问:习近平主席今年访问英国,在与卡梅伦首相会晤期间谈到香港问题。卡梅伦试图要求中国政府“对确保这一前英国殖民地的政治自由作出承诺”。据外国媒体报道,卡梅伦称香港政府应该保持“半自治状态”,香港“应该有资格在不经过中国政府预先筛查的情况下选举领导人”。您怎么理解卡梅伦此番表态?“半自治状态”的表述是否是英国妥协的结果?另外,结合今年9月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访问新疆,“只谈经济,避谈人权”的行动,英国是否如外界所说,因为经济利益而“迁就”中国?


答:习近平主席访问英国期间与卡梅伦首相有较长时间的会晤,谈及了许多国际特点问题,也谈到了香港问题。关于卡梅伦首相谈及香港问题,如果按照英国《卫报》报道,那么卡梅伦首相无疑是在给中国方面施压,试图让香港的政治发展朝着英国政府所设想的方向走。我还没有看到习主席具体回应的相关报道,不过中国外交部已经明确表示,香港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香港的政治发展将依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按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并最终达到普选。我认为,尽管香港的政治发展还没有达到完善的阶段,但是英国——包括其他西方国家——必须理解并接受这是中国的内政,而中国对涉及主权的问题一贯立场坚定,不容他国干涉。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也必须理解中国人对香港的特殊情感,没有哪个中国人愿意失去香港。如果卡梅伦所说的“半自治状态”是指香港半游离于中国之外的那种自治状态,这显然既不符合《基本法》,也是中国政府和民众无法接受的。从这个角度看,包括英国在内的国家必须更深入地了解中国。

我不认为英国会为了经济利益而“迁就”中国。实际上“迁就”这个词不太合适,因为好像显得中国是犯了错误的一方。中英经济合作是双赢的,英国近年来经济发展缓慢,特别是北部的苏格兰地区,英国需要与中国的合作;中国则需要调整经济发展结构。英国将成为中国在欧洲经济外交的重镇。中英关系——其实也包括整个中欧关系——存在着某种不对称性,经济合作并不代表双方关系的一切,中国在政治改革、人权、宗教等问题上一定会继续面临来自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的压力。所以,观察中英双边关系时不能仅仅局限于经济合作的角度。



问:您在目前的英国研究中有遇到什么困惑么?您认为,将来的英国研究中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对正在研究英国问题的学子们,您有什么建议吗?


答:我目前感兴趣的领域是二战后英国外交,特别是英国与欧洲缓和的问题。困惑很多,并且只会更多。我感觉,中国学界应该加强对英国的研究。这不是因为我自己做这个领域而这么说,而是因为英国是一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现在又是一个中等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前者让它在管理和处理许多内政外交问题上积累了比较丰富的经验,后者则使得英国不得不谨慎而圆滑地应对国际事务,因此英国的某些行为方式显得比较老道,也许有值得中国借鉴的地方。

有关英国的研究有许多问题值得深入,这取决于个人兴趣。如果大家对英国研究感兴趣的话,我认为首先要了解英国这个国家,了解它是如何发展、演变的,也就是了解英国史。同时,也要了解当前英国的现实状况。这样就可以尽量避免对英国的认识出现偏差。其次,要打开眼界,摆脱传统的政治、外交、军事等研究视角,力图从更多的角度、以更新的研究方法分析问题,那么你一定会发现更有趣的东西。再次,研究之前一定要多了解一些学术动态,特别是英国学者撰写的东西,因为只有英国人才是最了解他们自己国家的人。并且,英国人撰写的相关学术成果远比我们国内丰富得多,讨论的深度也比国内更深入。



[责任编辑:戴安琪]

[美术编辑:肖方昕]


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及其子站所有。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中心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 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