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章 > 政策建议

评论文章 更多>>

政策建议

开辟加勒比区域一体化合作的新边疆

作者:温斯顿•杜克兰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日期:2014-12-26浏览:158次

 

【摘要本文阐释了加勒比地区趋同合作convergence)的理念。这一理念为加勒比地区的一体化事业提供了新思路和新战略。这一战略在综合了金融、资源整合、基础设施和生产一体化等一系列独特战略的基础上,提出了加勒比地区一体化的“12点行动计划。该计划得到了加勒比共同体外交部长们的政治支持。

【关键词】加勒比一体化、区域主义、趋同合作、加勒比共同体

【作者简介】温斯顿·杜克兰Winston Dookeran)先生现在担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外交部长一职,并且是《加勒比海国际关系与外交学杂志》编辑委员会主席。他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学术造诣深厚,实践经验丰富,在加勒比海地区和国际组织中享有盛誉。他长期活跃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坛,曾代理过总理,担任过财政部长、央行行长。他曾执教于西印度大学,在哈佛大学做过访学,就地区与全球问题写过大量学术著作。

本文论述加勒比地区的发展和一体化进程,为加勒比地区一体化进程描绘了新的政治经济架构。文中提出的加勒比趋同合作Caribbean convergence)的理念无意取代加勒比一体化integration)理念,而是着眼于以一系列富有创新性的方式来推动一体化的进程,从而创造一个加勒比海经济体Economy of the Caribbean Sea)。

  近年来,加勒比趋同合作这一理念在很多场合被广泛提及,得到了诸多正面的回应。受这些回应的启发,本文提出了加勒比区域一体化趋同合作的新架构,这一架构为在新的国际背景下重振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开辟加勒比区域一体化合作的新领域提供了新思路。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C)对加勒比趋同合作的机制及其与私有部门在加勒比共同体内合作的形式表达了关切。[2]本文提出采取一种合作伙伴的方式,鼓励在加勒比海经济区内开展公私合营,以此方式来解决ECLAC提出的关切。加勒比成长论坛通过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章节提出了通过公私合营方式实现的三个目标:投资环境、物流与连通、技能与生产力。[3]而本文针对加勒比趋同合作提出的区域一体化12点行动计划就是针对上述问题展开的进一步讨论。

  我们认为,推动并促成加勒比趋同合作是一项十分必要且紧迫的任务,希望加勒比共同体的所有外交部长都能够考虑采用本文中提出的具体主张。

  本文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趋同合作架构的前提和分析框架,论述趋同合作的基本原理,提出加勒比海空间的定义和实现可持续趋同的几大支柱。第二部分提出实现可持续趋同合作的标准、政策和程序。第三部分介绍实现趋同合作的具体执行步骤。这一步骤既肯定了现有的手段,也提出了新的战略。

 

一、加勒比海趋同合作:视角、支柱和伙伴关系

1、视角

  在讨论加勒比海趋同合作(CSC)之前,我们需要简单介绍一下这一理念产生的背景。

  正如很多杰出的领袖和学者都指出的那样,加勒比共同体的制度框架已经限制了其发展。Shridath Ramphal强调该地区的领导人已经使加勒比地区的单一市场进程停滞不前,加勒比地区的单一经济建设甚至出现倒退。该地区各国正在彼此疏远。[4]尽管加勒比共同体设计之初是一个政治理念,它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项经济计划。

  加勒比地区的制度受缚于陈旧的方法僵化的思维,从而在经济层面上不再奏效。在经济层面推动这一计划的动力是贸易和市场。[5]而本文提出的加勒比趋同合作理念强调贸易和市场应该以生产、分配和竞争为支柱。

  牙买加前首相P.J. Patterson指出,加勒比地区的一体化计划是有缺陷的,如果不做出变革,它就会消失。[6]在目前的国际背景下,世界其他区域一体化的动力从根本上发生了动摇,其原因在于区域一体化是多轨同时进行的——即本地的、区域的和世界范围内的一体化同时进行。[7]而且,加勒比共同体市场作为一个经济计划,设计之初的目的在于促进市场的统一和贸易的扩大,而几乎很少关注经济和市场中最重要的行为体——私营部门。

很明显,加勒比共同体一体化作为一个进程已经达到了极限。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加勒比共同市场的一体化计划是否失败了或消失了。正如Norman Girvan所论述的,加勒比地区经济的一体化仍在进行中,目前所取得的成就对于地区经济发展并没有产生显著影响。[8]国家主权运作的本质属性对加勒比区域一体化提出了挑战,这决定了制定一个创新与灵活的新战略的紧迫性。[9]  

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以崭新的思维方式和创新的手段寻找将加勒比共同体一体化变为加勒比趋同合作的有效途径。这一趋同合作的进程会开辟区域一体化的新边疆,从而为加勒比地区的经济发展增添更大的活力和收益,以更有效地应对正在出现的全球性挑战。

  2、目的:加勒比海经济

  我们知道加勒比地区小经济体的本质和个性让他们对全球趋势极度敏感。这些经济体成功的关键取决于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灵活的适应与应对变化中的全球环境。我们从当前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G[10]到正在形成中的2015年发展模式[11]的讨论中,能初探端倪。由非政府经济实体所驱动的公私合作将会发挥显著作用。[12]全球金融秩序再建对中小型经济体的作用已经显现。[13]此外,全球经济与金融结构已经从G7变为G20,这种改变对我们地区将会产生影响。[14]欧盟与非洲、加勒比、太平洋地区国家(ACP)的关系在未来也会经历结构性调整。欧洲人认为,最终还要靠非加太国家自己决定是否作为一个整体对外,包括处理对欧盟的关系。[15]  

  上述分析已经表明,开拓加勒比海一体化的新边疆就是开拓加勒比地区的未来。开展趋同合作,以应对全球性挑战是有益的。扩大经济空间有利于加强生产和提高竞争力。加勒比海作为一个独特的经济空间,已经被加勒比海国家联盟(ACS)所承认,这个联盟甚至建立了一个加勒比海委员会。[16]《海地宣言草案》已经同意: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有关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倡议。该倡议建立了趋同合作的进程,即通过资本移动的便利化、资本市场统一、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和国际金融机构的政策,来帮助本地区的经济体应对外部挑战。[17]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LAG)明确提出号召:通过更广阔的区域论坛来推进次区域的协同,逐步实现区域经济空间的趋同合作。[18]有鉴于此,本文主张推进加勒比海趋同合作,将加勒比海地区一体化转变为趋同合作。简言之,加勒比趋同合作这一一体化的新视角将为加勒比地区把握未来提供一种更好的路径。

  趋同合作是借鉴了发生在现实世界中的经验,其做法不同于一体化。其重点在与实现各经济体之间的趋同合作,而不要求各经济体在结构上的一体化。这主要是因为,结构性一体化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遇到了困难,包括拉美、加勒比地区和欧洲。

    因此,实现经济空间的趋同合作是对加勒比共同体一体化进程中障碍和发展挑战的一种应变。因而,趋同合作是将加勒比海地区的发展从一个受限的空间转变为一个开放的经济空间[19]首先,趋同合作是要扩大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吸纳进多米尼加共和国、法国和荷兰所属的加勒比岛屿以及法属圭亚那引进来。

  趋同合作不是要创造新的东西,也不是反对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的一体化。而是通过创新、灵活的方式修订现存的框架(政治逻辑是现存框架的主要指导思想)来应对变化中的全球现实情况,改变一体化执行的方式,以此为加勒比一体化带来新的政治、经济动力。

  趋同合作模式的创新性体现在为实现加勒比海经济而建立一种新型的公私合作关系,重点关注贸易和市场方面的生产一体化、分配和竞争性(经济逻辑)上。因此,趋同合作是脱离加勒比一体化的局限性,开辟一个新的边疆。所谓趋同合作,就是为未来的一体化进程添砖加瓦,并且支持过去40年来建立起的结构。这也符合创建应对全球挑战的区域能力的号召。[20]

   3、加勒比海趋同合作型(CSC)经济的支柱

  为了可持续发展,加勒比海经济必须构建立在以下四个支柱的基础之上:

  1)兼容和平等发展

   兼容意味着实现加勒比共同体的扩大,以此扩大现有贸易安排和加勒比共同体市场。因此建议纳入多米尼加共和国、加勒比地区其他的法属和荷属岛屿,以及法属圭亚那到。兼容发展还意味着一种新型的伙伴关系,包括进私营部门和非政府机构组织,提高所有利益相关方的福祉。

2)改革性和内生性增长

  内生性增长必须基于本区域内的资源,需要有国家和区域层面的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内生性增长的驱动力包括资本部门的增长、整合本区域资源的能力以及重新调整国内资本和外国投资。[21]这意味着需要改革,而改革实现的途径是建立一种新的公私伙伴关系。依靠内部技术进步和创新以保持经济增长的这种内生性增长应该主要通过私营企业来拉动。

首先,在趋同合作进程中,一个政策制定的快轨通道将刺激私营部门的发展。其次,变革内生增长意味着重新定义在加勒比海空间内发展金融和股票的作用。第三,内生性增长意味着生产、分配和竞争应该协调应对。

  3)创新和创业者竞争

对于开辟加勒比海趋同合作的新边疆来说,构建一个竞争性的加勒比海经济空间是绝对必要的。在当前全球化背景下,信息、通信与技术(ICT)是效率和竞争力的核心,竞争力是由科学和技术领域的创新以及企业家精神来带动的。

在加勒比海区域内,提高劳动生产率和技能十分重要。融资渠道,对商业和创新的支持环境,对创业和私营企业的鼓励推动可以增强开辟加勒比趋同合作新边疆的区域潜能,通过扩大整个加勒比海地区的贸易和市场,竞争力也得到增强。

   4)适应性和调整型机制

  机制是执行和维持趋同合作的关键。如果可持续性对于趋同合作至关重要,那么能够适应变化的机制就是关键,这意味着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来重新调整现有的区域机构以实现加勒比海的趋同合作,也意味着在政策方面的重新定位势在必行,以确保调整相关区域机制以达到趋同合作的结果。目前,已经存在着一系列的地区机制,它们可以作为政策执行的模板。

4合作伙伴方式

2012年举办的加勒比发展论坛启动仪式上关于区域经济一体化:加勒比地区趋同合作与竞争的讨论,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未来的行动与改变奠定了基调。会议的两大议题分别是:趋同合作的政治必要性以及协调一国内部与区域整体需求相匹配的恰当的修正机制。另外,我们也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加勒比地区合作的问题在于执行不力。在更广阔的加勒比地区中存在着许多经济上有巨大差异的国家或地区,这些差异在政治上是敏感的。我们得出结论:一体化或者趋同合作的基本原理应该首先是政治性的,这意味着政治合作(也就是政治逻辑)。

新的趋同合作理念应该被理解为一种新的经济空间,这种空间内的合作不仅仅在加勒比海地区内各经济体之间展开,也需要在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进行。我们需要形成一种利于生产效率的正确的合作伙伴关系。因此趋同合作意味着一种在加勒比海地区中各个经济体的公共和私人部门间的合作关系 (包容与协同),并强调平等与公平。

这一合作的目标是要实现加勒比经济空间中生产一体化、竞争与分配方面的目标(也就是经济逻辑)。根据这一经济逻辑,趋同合作不仅仅是关于市场和贸易的扩大,也是为了在未来的市场中更具灵活性和国际竞争力。

这种合作伙伴方式是一种以利益攸关为核心的方式,它为我们提供一种协调国家内部与加勒比地区经济的现实可行之路,也就是说一种加勒比海地区议程上的一致。这一区域的重点是协调政治逻辑(包容、合作)与经济逻辑(生产一体化、竞争力与分配)。

创造加勒比海地区经济首先是一个需要合作的政治驱动型过程。所以,我们急需的一个政策就是接纳多米尼加共和国为成员国。说法语和荷兰语的岛屿已经申请作为准成员国,它们应该被接受为成员国。我们应该积极吸收法属圭亚那进入加勒比海共同体框架。这些都是急需解决的议题,而非要被禁止的。

 

二、实现加勒比海趋同合作的关键合作战略

目前,在各种观点和解决办法中有一种观点认为有大概四个趋同战略可以支持加勒比海地区经济,分别是:金融、集群、基础设施和生产战略。这些战略相互依存,所以需要统一协调。整个趋同过程都依赖于执行这些战略。虽然这些战略都是广泛的区域战略,但具体的细节还需要由研究和政策小组予以仔细研究和阐明。

1、金融战略

经济趋同过程将不得不面对政治挑战和经济与金融结构的重建。财政与流动资产是任何经济体系的命脉(国家、地区或全球的)。我们的目标是稳住充足的地区财政以确保有足够的流动资产支持趋同合作。有四种方式可以实现这一金融战略:缓冲区、资本的流动性、区域性的股票市场以及发展型财政。

我们所提到的缓冲区是指那些由国内产生的并且被固定作为主权财富基金和国际储备的部分。另一种形式的缓冲区表面上被一些小国家支持,并且依据国际制度运行。这些形式的地区性和国际性缓冲区为适应加勒比区域合作的新边界提供了一种必要的灵活性。国际缓冲区的要求也将表现为加勒比海地区各个经济体的财政政策规范。另外,这些经济体也需要考虑到与其他的拉美国家合作以及在探索新的缓冲区时发现的新兴市场。[22]

创造区域性的股票交易在扩大区域性生产、贸易和股权市场中是一个附加优势。这必须拥有一个完全整合的资本市场、自由流动的资本、开放的投资战略,并配合有对双重征税条约的评估。[23]我们将需要回顾和协调各项促进加勒比海地区经济的资本运作规则。加勒比地区的财政部门拥有3.5倍的GDP,然而这一地区是公共财政赤字的主要区域。[24]所以,趋同合作依然需要重新定位发展金融机构的角色,这是回应新的趋同合作进程的需要。

    2、资源集群战略

  集群是指一批公司和机构的地区性组合。他们包括一批合作和竞争性服务项目以及供应商,这些供应商建造专业化的基础设施以支撑工业和商业的发展。集群汇聚了有着专业技能和资源的人才,实现资源共享,。在公司、股东、机构和区域经济体之间,集群表现出一种协同效应和动态关系。[25]通过这些公私伙伴关系,他们促成区域网络的发展。

 区域集群有能力提供本地商品和服务、知识和那些外部竞争对手无法匹配的联系性,通过这种方式,集群有助于促进企业内部的创新,增强竞争力,以保证经济持续的增长。集群与生产的一体化也息息相关,通过集群可以提高区域竞争力以及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附加值,这意味着区域资源的集群可以巩固发展和加强创新及竞争力。例如,商品的区域品牌化和复合型旅游业就是集群的方式之一。

 集群同时也将意味着一种区域性战略,以此来保持资本的流动性,促使外商直接投资,促进知识、技能和科技的区域性转化,促使区域持资者加强创新,以及提升信息通讯技术和信息交流。区域中的集群大学和技术机构同时也存在着协同效应——例如,具有创新和竞争力的合作。集群在加勒比海经济区的趋同合作进程中是一种互补性。资源的联营可以加速经济持续稳定的增长,由此可以带动和影响所有其他国家, 这也意味着加勒比资本和资源丰富国家的趋同合作进程正在加快。

    3、基础设施战略

 陆地运输、空中联系、具备跨国功能的通信技术以及边境人员流动的管理与安全规则,这些都是适用于开辟加勒比区域趋同合作新边疆的基础设施。经过改进的且价格低廉的区域运输(例如:实施区域运输自由化并且鼓励以区域为基础的廉价运输公司参与竞争)绝对是促进区域内商品和人员流通的关键。

 内生性增长同样需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尤其是要把青年人作为选择目标,并且声称平等和公正会使所有的持股人受益。改进基础设施有利于促进商品、服务和人员更快更经济的流通。

 以区域为基础的(私人的和(或)公众的)廉价的航空公司运营于加勒比海的经济体中,这些公司会推动贸易和生产,丰富旅游景点。在这样一个经济化区域中,公司本身也可以提升企业家精神和增加商业机会。这样一种扩散效应就会固定在私营企业中。在区域基础设施发展过程中,公私合营有着极大的适用范围(大学,研究与开发中心,医院,海空运输网,远程通信网络)。

4、产业和生产战略

  生产一体化的战略模式对所有加勒比海经济体中的支柱产业都极为重要。[26]其中的重点是引导私营企业的生产一体化,关键是设计出适当的模式以激励私营企业的转化。这些模式需要并入伙伴关系的方法中,包括在新的公私合营中,私营企业作为持股人应该激活私营企业。

 在公私合营过程中,需要有一个计划好的加勒比投资方案贯穿于这个趋同合作区域来管理生产的分配和集中,这可以刺激分包和外包生产和服务,由此反过来强化在加勒比海经济区的创业精神和竞争力。

 在开辟加勒比区域趋同合作的新边疆的过程中,生产的一体化会受到资本流动性和地区性股票市场的支撑,由此会释放出完全崭新的区域性经济活力。值得注意的是,鼓励区域性价值链将会把主要的经济参与者的国际决策和趋同合作进程联系起来。[27]产业和生产战略应该着眼于交易成本的减少和地区公共物品供给的协调,以形成区域性价值链。[28]

 

三、政策执行和结果:加勒比海趋同合作的制度驱动

    (一)趋同合作的制度性驱动力

  自我适应性机构作为趋同合作的一个支柱包含于我们的框架中,我们需要调整现行的传递机构以适应趋同合作的进程。因此,我们简要地审视现有的机构和组织,可以作为对开辟加勒比趋同合作新边疆的一种执行形式。

  ——加勒比共同体秘书处是加勒比共同体基本原则管理机构。克拉伦斯·亨利,新驻加勒比共同体的大使,他表明有必要通过共同体的秘书处来设计一个马歇尔式的战略发展计划以推动经济复苏。

  ——修订后的《查瓜拉马斯条约》(2001)促使了地区性基金(加勒比发展基金)的建立,该基金组织为成员国提供技术和财政资助,以解决存在于加勒比共同体各成员国之间的区域性不对称问题。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体系(SELA成立于1994年, 它为各国采取共同立场和策略提供咨询和协调,以促进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的合作与一体化。

  ——加勒比国家联盟(ACS一个成立于1994年的组织,它以在该地区创建一个强化的经济区为目标,促进各国加强区域合作和一体化进程。

  ——加勒比海委员会在加勒比国家联盟的资助下于2008年成立。它的目标是分享信息、提供建议,在海洋治理问题上与更广泛的加勒比地区伙伴建立共识。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经济委员会(ECLAC加勒比地区在1984年被纳入。它是一个作为整体处理地区问题和寻求政策的中心实体。

  ——贸易和经济发展委员会(COTED由加勒比共同体秘书处主办,以促进该地区贸易和经济发展问题的解决。

  ——加勒比发展论坛(CGF) – 成立于2012年,为处于不断增长的挑战中的公私对话主动提供了一个平台。它涉及一大批利益相关者以及包括私营企业和民间团体在内的主要参与者。

(二)《12点行动计划》

现在设计出起催化作用的因素去推动结构性和制度性的改变是很有必要的。单独重建加勒比共同体秘书处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一种在更加稳定的基础上的额外催化剂,它将保持对过程/结果的推动作用,包括对私人部门的作用。

开辟加勒比趋同合作新边疆,要求我们采取一系列政策。加勒比共同体外交部长在此建议采用以下12点决议,且立刻生效,从而推动加勒比地区趋同合作新的进程,促进加勒比海经济体的建立。

1.扩大政治和经济的空间

支持和赞同将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扩大为加勒比海经济体

第一,建议一项快轨决定,帮助多米尼加共和国加入加勒比共同体。

第二,签署合并协议,同意将荷属和法属的加勒比岛屿以及法属圭亚纳入加勒比共同体的框架内。

  2.发展加勒比海共同体一体化运输后勤组织

重申运输和后勤的重要性,把他们作为在加勒比海经济中实现改革性内生增长和提高竞争力的关键。

第三,提议建立部长级会议,召集在区域内运行的所有航空公司来,要求大家考虑如何实现物流运输合理化的改进,以及怎样提供更好的互联和服务。

第四,提议部长级会议着眼于监管廉价航空公司,包括该区域内的私营企业,以及为了降低成本而实行的公私合营企业。

第五,建立一个区域研究小组来监管海洋运输,并为在加勒比海经济区中提供一个系统的海洋运输提出相关建议。

3.制定加勒比海共同体的资本流通政策

财政和资本流动是维持加勒比海经济趋同合作的支柱,这是得到认可的。这里需要重申的是,必须要有一个完全一体化的资本市场和自由的资本流通。

第六,提议建立一个单一的资本市场。因此,在这个地区内的所有的股票交易都要被要求在一定的时间框架内制定出统一的工作模式。

第七,建议加勒比海经济体的所有成员国创立一个独立的国家财富资金和地区性缓冲资金,以抵消外部的经济震荡。

第八,建立一个地区性委员会,来评价并且完善机制以推动区域内的投资。组织一个所有私营企业参与的地区性会议,用来制定有关生产一体化和公私合营的相关策略。

4.发展加勒比海共同体能源和食品安全政策

重申能源和食品安全对加勒比海经济合作趋同的重要性。

第九,建立一个政策小组,用以制定共同能源安全计划,为实现地区能源和自然资源互补制定相关规则,确保利用地区性能源加强产品一体化和提升竞争力。

第十,建立一个政策小组来检验各国在食物自给自足方面的共同政策。

5.实施一项加勒比共同体的财政政策

同意发展融资机构是独立的,并在他们的模式运作中划分为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

第十一,提议在这个地区的所有发展融资机构(加勒比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TAFFCAE等)应该一起商量如何重新制定他们在这个地区的信贷范式,从而处理当前的经济难题,并推动趋同合作进程。

第十二,使发展融资机构联合起来,来重新定义发展融资的地位作用,即发展融资应该服务于区域需求和趋同合作进程。

6.《查瓜拉马斯宣言》

加勒比共同体的外交部长们在举行会晤和审阅完《开辟加勒比区域一体化合作的新边疆》一文后,特此发表政治支持。我们以实现加勒比趋同合作为目标,全体一致致力于实施此“12点行动计划



[1]         本文英文原文刊登在Caribb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Diplomacy20136月刊上,译文刊登在2014年《复旦国际评论》第13辑。在此感谢杜克兰外长的授权和西印度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Andy Knight教授的支持与帮助。也对本文的翻译者——武汉大学的张晓通博士、周晓明博士、李丹(本文翻译协调员)、向洁琼、黄子婧、徐超一一致谢。

[2]         Alleyne, Dillon, ‘Preliminary comments on the concept paper ‘Introducing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 Symposium to discuss the paper:‘Introduction to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 ECLAC Subregional Headquarters for the Caribbean, Trinidad and Tobago, May 9, 2013.

[3]         Caribbean Growth Forum. Trinidad and Tobago Chapter. May 8, 2013.

[4]          Ramphal, Sridath, ‘Vision and leadership: The infinite unity of Caribbean needs’. In Ramphal, Sridath, Caribbean Challenges, Hansib Publications, London, 2012. pp. 157-173.

[5]          Dookeran, Winston, ‘Caribbean Convergence: Revisiting Caribbean Integration’. Remarks for the Opening Ceremony, Caribbean Development Roundtable, Guyana, May 30, 2012.

[6]         Patterson, P.J. in his keynote speech at the book launch of Sir Sridath Ramphal’s Caribbean Challenges on June 18, 2012, Jamaica.

[7]          Dookeran, Winston, Plenary Speech at the Caribbean Growth Forum Launch Event, June 18-19, 2012, Kingston, Jamaica.

[8]          Girvan, Norman, ‘Caribbean Community: The Elusive Quest for Economic Integration’. CDB, 2010.

[9]         Benn, Dennis, ‘Foreword’. In Ramphal, Shridath, Caribbean Challenges, Hansib Publications, London, 2012. pp. 11-14.

[10]        ECLAC,Opportunities for Convergence and Regional Cooperation.High Level Summit of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February 21-23,2010,Cancun,Mexico.ECLAC,’The politics of global financial regulation rulemaking’.ECLAC Brief2012,Washington Office.

[11]        ECLAC,The Caribbean Forum:Shaping a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genda to Address the Caribbean Realit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Draft Report),Bogota,5-6 March,2103.Adam,M.F. And Niels,K.,Practice Makes Perfect?The European Union’s Engagement in Negotiations on a Post-2015 Framework for Development.DIIS Report 2013:04

[12]        Andonova,L.B.,’Globalization,Agency,and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The Rise of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in Global Governance’.Goldfarb Center Working Paper No.2006-004

[13]        ECLAC,’The politics of global financial regulation rulemaking’

[14]        Bissessar,Kamala Persad,PM of the Republic of Trinidad&Tobago,at the UN Gerneral Assembly Thematic Debate:’The UN and Global Economic Governance’,April 15,2013.

[15]        DIE,’ACP-EU Relations beyond 2020: Exploring European Perceptions’.Briefing Paper#11/2013,German Development Institute.

[16]        ACS,Fifth Summit of Heads of State and/or Government of the Association of Caribbean States(ACS).Draft Plan of Action,April 17,2013

[17]        ACS,Draft Declaration of Haiti.Preparatory Meeting for the VI Extraordinary Meeting of the ACS Ministerial Council,Peton Ville,Haiti,23-24 April,2013

[18]        ECLAC,Opportunities for Convergence and Regional Cooperation

[19]        Dookeran,Winston,Power,Politics and Performance:A partnership Approach to Development.Ian Randle,2012,Kingston.

[20]        ECLAC,Opportunities for Convergence and Regional Cooperation

[21]        James,Vanus,’Comments on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Symposium to discuss the paper:’Introduction to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ECLAC Subregional Headquarters for the Caribbean,Trinidad&Tobago,May 9,2013.

[22]         Gonzales, Anthony P, ‘Assessment of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 Symposium to discuss the paper: ‘Introduction to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 ECLAC Subregional Headquarters for the Caribbean, Trinidad and Tobago, May 9, 2013.

[23]         Dookeran, Winston, Introducing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Concept Paper presented at the Meeting of Regional Integration Bodies in the Margins of the UNECLAC, 7-9 March 2013, Bogota, Colombia. Dookeran, Winston,Address at the Trinidad and Tobago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57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April 2013.

[24]        Dookeran, Winston, Address at the Conference on Global Governance and Reform of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ystem: Impact on the Americas. OAS, Washington D.C. April 22, 2013.

[25]        Porter,Michael(1998),’Cluster and the New Economics of Competitions’.In Harvard Business Review,Nov-Dec 1998.

[26]        Dookeran,Winston,Introducing the Convergence Model of Integrated Production

[27]        ECLAC,Opportunities for Convergence and Regional Cooperation

[28]        SELA,Productive development and industrialization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Permanent Secretariat of SELA,Caracas,Venezuela,July 2012,SP/Di No.18-12.


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及其子站所有。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中心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 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