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章 > 政策建议

评论文章 更多>>

政策建议

权力真的转移到了中国吗?

作者:【英】Guy de Jonquières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日期:2014-12-06浏览:132次

 

世界经济和金融的力量正在发生自西向东的移转——这几乎成了我们时代的魔咒。人们不厌其烦地谈论它,重复它,众口铄金,它似乎变成了不言自明的真理。而权力转移的话题又总是和中国崛起的讨论如影随行。人们断言:中国正在通向世界强国的道路上飞速前进;中国统治世界,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但人们很少过问,中国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能统治世界,其实力由哪些要素构成,中国如何运用这些实力,中国发挥实力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目的。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经济规模庞大、经济增速显著;然而,单凭这几点就认定,它一定具有统治世界的意愿和能力,这种判断显然太过武断。

如何看待中国实力

不可否认,近30年来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带给了中国惊人的经济规模。现在,它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债权国和第二大进口国;同时,按某些标准衡量,它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和最重要的加工厂。中国拥有巨额的经常项目顺差和外汇储备,其外汇储备规模高达3万亿美元,约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另外,中国还是全世界铝、铁矿石和铜的最大消费者。

但是,对中国取得的这些经济成就,必须予以客观和冷静地看待。一百年前,在美国快要成为超级大国的时候,它已经在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位子上稳坐了10年;那时,美国的GDP占世界总量的五分之一,是当时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德国和英国经济总量之和的两倍。即使按照最慷慨的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现今的GDP也只占到那时美国的三分之二(按名义汇率算,约低了一半);且未来几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预计会逐步放缓。此外,一百年前,美国的人均收入也是全世界最高的,比它最大的对手英国高出10%。经购买力平价调整以后,中国今天的人均收入,只占美国水平的六分之一(按名义汇率计算只占十分之一),世界排名约到第90位。与那时的美国相比,中国仍只是世界上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

而且无论如何,经济规模都无法自动转化为一国的国际影响力。和今天的中国一样,日本的经济实力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达到了顶峰;但它的这种经济优势从来没有被转化成为与之等量的政治或外交影响力,更不用说是领导力了。两个世纪以前,中国也曾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其一国的GDP比整个西欧都高,但那时的中国却基本与世隔绝。

西方对中国的影响力正在下降,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但造成这一事实的原因,至少部分是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削弱了西方的经济实力及其政治和道德上的权威。当欧洲自身出现了经济麻烦又指望中国施以援手的时候,中国是不会再像从前一样,让西方像老师教训学生一般,对自己的行为指指点点了。

中国从容走出经济危机这一事实激发了中国在国际上更大的自信,有时甚至表现为一种傲慢。从二十国集团会议上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讨论,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贸组织,无论是在双边还是多边,北京都更加大胆地对自己的立场加以坚持。如果说中国曾经有过迫于外来压力而改变政策的时候,那么现在,这种情形已经大大减少了。事实上,现在有人经常指责中国在领土争端等问题上对其邻国施压。

但在多大程度上中国过分自信的举动是出于其自身实力的增长,还是源于西方影响力的下降?对于这一点,各家都有不同的解释。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中国最近的做法与过去截然不同。特别是近三年来,中国外交态度发生了陡然转变。过去是让别人放心其崛起是和平、和谐的,但现在开始在海外彰显实力,有时甚至非常强硬。但与此同时,中国积极寻求与日本及其他政治对手更加紧密的经济合作与一体化,去年秋天同意启动与日本、韩国的三边自贸区谈判,以及创建一个包括16个国家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造成此种令人困惑的外交态度转变的准确原因,目前还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显而易见的是,中国正在实施一种奇怪的具有双重性和自相矛盾的外交政策。一部分是基于冷静的理性主义,另一部分则是基于进攻性的民族主义态度。也许,中国就是采取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外交政策。但无论哪种,中国都会给人一种举棋不定、目标混淆、对自身在世界上的定位不清的模糊印象。

中国发挥全球影响力的三大实力基础

现实中,中国发挥全球影响力的实力基础有三:一是说“不”的实力。不要小看这一实力。中国的经济力量使得中国是否愿意合作的态度取向,哪怕就是点个头都显得举足轻重、不可或缺。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倡议和主张,不论是气候变化、多边贸易谈判还是朝鲜半岛局势或中东问题,都离不开中国。在西方处于经济衰退、自信下降、缺乏领导力的时候更是如此。

第二个实力基础是中国厚厚的支票簿。这能给中国买来影响力,特别是在处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时尤其如此。但由此而来的慷慨并非中国独有,其能带来的政治效果也不一定令人满意。以日本为例,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东亚,多年来投入了大量的援助和投资,但无论是在交朋友还是发挥影响力方面都没有取得显著效果。中国巨大的金融资源也不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金矿,无法无限制地使用以实现其海外政治利益、推进议事日程。

第三个,看起来也是最有效的实力基础就是中国的国内大市场。北京越来越乐于使用市场的力量来与外国政府和公司谈判。中国将外国公司能否进入中国与购买先进技术挂钩,容忍老百姓抵制日货的行为,并且灵活的对欧洲国家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防止他们形成对华统一阵线。

然而这些策略也有其局限性。其中一些会直接或间接的让中国自身经济发展付出代价,比如给外资企业带来的不确定性和不安情绪。此外,强制性地限制外国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也不符合中国刺激内需的要求,也不符合中国签署的一系列区域和双边自贸协定的贸易自由化理念。最后,市场力量带来的谈判优势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以及外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密切相关。一旦中国经济如不少经济学家预测的那样,在未来几年中出现停滞,中国的这些谈判筹码也会随之迅速贬值。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原先认为是中国重要实力基础的资源也多有夸大,其中一些实际上还造成了中国的脆弱性。中国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就是其中一例。这些巨额外汇储备被不少人视为是中国经济实力的象征,也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基础。但上述观点显然无法得到中国富裕阶层的认同,中国的不少富人对未来的中国经济缺乏信心。官方和非官方的资料都有显示,每年富裕的公民个人都会把大量的财富转移到国外;而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的百万富翁中,超过半数都想移民国外以获得更好的生活。

事实上,中国的外汇储备虽然部分体现了中国经济的成就,但也可以看作是 经济表现被政策扭曲之后的产物。本世纪初,净出口收入和资本流动使得中国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累积了大量的盈余,中国外汇储备价值也随之膨胀。但造成这一现 象的主要因素还是结构性的,即中国的国内储蓄长期高于投资。换言之,国家收支盈余是在压低国内生活水平的条件下取得的。导致中国高储蓄的原因也有很多,比 如综合性社会保障体系的缺失、政府无力向国有企业征税和取得分红、政府自身储蓄率过高等等。中国对这些问题了然于心,但改变只能循序渐进。

对中国自身建设而言,外汇储备不过是一堆死钱,它对国内的繁荣没起到半点作用。事实上,中国国内市场根本无法消化如此庞大的外汇储备,因为一旦它们被兑换成为人民币,就会抬高国内的通胀水平和增加人民币的汇率压力——而这二者都不是中国政府喜闻乐见的。于是,中国政府只得将它们用于海外投资。

中国如何才能成为全球领导者

在上述背景条件下,中国成为未来全球领导者的前景如何?中国又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全球领导者?显而易见,中国不可能成为像美国在二战后成为的那种全面和无人挑战的领导者。二战后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在二战后充当的那种全球霸主型领导者无可复制。但中国可以考虑提出建设性的和有想象力的全球倡议,在全球范围内提供公共产品,给世界上其他国家带来裨益,从而获得全球其他国家的支持成为世界领导国家。但任何有效的领导国家都需要具备几项前提条件:

首先是要明确你想领导的方向。但中国目前表现出来的雄心方向不清。一方面中国对现存的国际机制和结构心存疑虑,认为过多地为西方所塑造并服务于他们的利益。但另一方面,中国又没有直接出面挑战或削弱这些机构机制,而是选择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的规则来遵守,而且中国也没有另起炉灶,提出一套新的、可信的和可替代现有秩序的新世界秩序观。中国仅仅要求获得别国尊重,并允许其实现中国自身的国家需要。其他国家知道或至少认为他们知道,他们想从中国得到什么。但中国自己似乎不太知道他想从世界得到什么,只是比较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这给别国与中国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时增加了难度。

其次,做成功的全球领导者需要有一批心甘情愿的追随者。尽管他们经常对你提出批评。但美国的盟友大体上视他们跟美国是站在一边的,并经由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以及历史联系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中国密切、稳定的国际盟友却屈指可数。

第三,成功的国际领导者需要别人的信任。但中国恰恰遭遇双重的信任赤字。一方面,中国对以美国为首的不少国家缺乏信任,而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则因为中国政府体制的不透明、对中国意图的不确定以及中国时常表现出来的民族主义情绪而对中国缺乏信任。这些都限制了中国发展“软实力”的努力,而软实力又基于一国的价值观、理想和生活水平能够让别的国家接受并憧憬,这些中国都还比较欠缺。

第四,愿意承担重大责任。领导国家必须敢于接受政治、金融和经济上的代价,超越短期国家利益,坚信这样做有利于国家的长期利益。但是目前的中国,纠结于国内迫近的各类挑战,没能表现出愿意承担重大责任的充分意愿。其依然内顾,而其外交政策的重点则压倒性地为其国内重点和利益所左右。

上 述挑战的解决要求中国必须做出艰难的选择,这一决策的过程比中国所习惯的更困难、更复杂。为了做出正确的选择,除了制定因时制宜的短期策略和满足对资源即 时需要,在国家利益的问题上,中国还必须具备更宽广、更长远的视野。过去的三十年,中国已向世界表明,它能为世界秩序带来震动。但中国能否塑造未来的世界 秩序,站上世界权力之巅,我们仍将拭目以待。

 

 


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原创”的所有作品,其版权属于武汉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网站及其子站所有。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武汉大学经济外交中心网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注明“文章类型: 转载”、“文章类型:编译”、“文章类型:摘编”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